垃圾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垃圾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泉州清源山齐云路再发车祸引发限车口水战

发布时间:2020-11-23 00:35:32 阅读: 来源:垃圾车厂家

闽南网3月20日讯 前晚清源山5车相撞起火后,昨日下午,齐云路再发2车相撞事故。

结合今年泉州“两会”期间,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提出的,关于清源山景区封闭式管理和限制机动车进入核心景区的议案和建议,有网友在网上发声,“限制机动车上清源山已迫在眉睫”。

另一方面,交警部门对前晚的事故调查仍在进行,对于众多网友猜测的飙车细节,警方并未作出结论,但初步调查结果显示,事故发生时,宝马车并未逆向行驶。

昨日两车相撞,其中一辆事故车受损

事件

昨日下午 山路再发车祸

继前晚清源山齐云路发生5车相撞起火的事故,昨日下午,齐云路上又发生一起交通事故。

昨日下午3点半,在齐云路路灯标304路段过弯处,一辆下山的标致小车在过弯时,转向不及,行驶在逆向车道上,与正要上山的一辆丰田小车相撞。两辆车各有中等程度车损,不过一男一女两名司机皆无大碍,将事故车留在路面交由清障车处理后,自行离去。清源派出所的出警民警,按小事故快速处理程序对这起事故进行了处理。

前晚,民警在清理勘查清源山五车连撞起火事故现场

追踪

事发时 宝马车并未逆向

昨日,海都记者从丰泽交巡警大队事故组获悉,前晚5车连撞起火事故中,宝马车司机为叶先生,34岁,厦门人。其他4车的司机均为泉州本地人,年龄在22至26岁之间。据经办的杨警官介绍,事发后,他们赶到现场,5辆车已着火,约有10人下车,站在一旁。事故造成部分乘客受皮外伤。经过检测,5名司机,均未涉嫌酒驾。

此外,警方经初步调查,认为宝马车在发生碰撞时,并没有逆向行驶。当时,宝马车与斯巴鲁发生碰撞的点是在左前方,其他车辆是否存在占道行驶等行为,警方仍需进一步调查。

昨日上午,在丰泽交巡警大队,海都记者遇到正在做笔录的宝马司机叶先生。对于前晚的事故,叶先生直呼自己是“受害者”。叶先生说,当晚他和朋友吃完饭,载着朋友正要下山。由于齐云路是双向行驶,路中央为虚线,因此他借用对面车道进行超车。他称,当他超完现代车,并且回到自己车道后才发生事故。因此,他认为不是自己的责任。

不过,叶先生的说法,跟此前现代车司机等其他人的说法并不一致。真相如何,尚不知晓。而网友们猜测的司机驾驶拼装车辆飙车等细节,也尚待警方核实。

执法 即日起3日 严查山道飙车

另一方面,在前晚的事故发生后,大量网友猜测,事故是由山道飙车引起。虽然交警部门目前尚未对此情节作出认定,但经警方证实,清源山齐云路在整修后,路况变好,超速现象不断出现,飙车党确有不少。在景区管委会和辖区派出所的配合下,齐云路全路段限速30公里/小时,且进行测速,并立下“禁止飙车”告示牌。

民警说,齐云路由于弯道多,且一侧临崖,在路上飙车,不仅声音大,影响其他市民,而且容易引发事故,造成车毁人亡的后果。

此前警方多次开展统一行动,查处摩托车、小车飙车行为,但查到的以摩托车为主。据清源派出所方面介绍,自2014年以来,该所查处景区飙车7起12人,警告25人次。民警介绍,在查处的飙车行为中,大多数是重型摩托车,小轿车飙车行为因较难取证,查处上存在难度。

为了遏制清源山上飙车等行为,丰泽交巡警大队将联合清源、东湖两个派出所,即日起连续3日,开展夜间统一行动,在齐云路查处超速等交通违法行为。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海峡都市报闽南版 PK观点台

你认为清源山应该限行机动车吗?

在前晚齐云路5车相撞事故发生后,昨日上午,有网友在泉州本地论坛上发帖转载相关新闻时,发出“限制机动车上清源山已迫在眉睫”的声音。本报官方微博@海峡都市报闽南版,也于昨天傍晚发起“限车”相关投票,来看看网友的观点PK。

渐进派

昨日下午,记者随机采访骑行、步行上下山锻炼的市民,和居住在山上的居民、商家,大多对未来可能实行的限车政策表示理解。步行上山的李先生说:“限制机动车上山应该不是禁止吧?

在发展好景区内公交车、电瓶车等公共交通的前提下,既保证市民上下山的出行方便,又保证了交通安全和生态保护,不是挺好的吗?”另外,不少网友认为,实行清源山机动车限行的前提,是健全配套设施。

@莲京217:限之前先解决没机动车上山的市民的问题,有了好的代行工具谁愿意自己开车上山。重点是,不要以此名目再说要收费。

@泉州新生代小生:规定清源山禁止所有车辆进入,统一安排专门的清源公交车接送上下山。

反对派

有不少网友认为,不应该限制机动车上清源山,可以通过其他手段,如加大力度监管车辆限速,开设下山专用道等,保障安全。

@小泉州:装监控限速就可以了。不要动不动就封杀。

@李睿宝贝:如果这样就限制,那么路上事故更多,那么是否限制车上路?

网友benny13636:主要是速度不要太快。

@hhjjjyyy_:不支持限制,毕竟飙车的也只是极少数。山上还有很多居民。

@泉州小桥:长远计划应开设下山专用道,而恢复泰峰村通往华大社区的路作为下山专用道是理想的选择。

部门声音 清源山限车 暂不实行但势在必行

实际上,清源山限车酝酿已久。景区管委会此前调查,一年至少百万车次上下山,如此大的车流量,不仅给本就不宽的齐云路带来安全隐患,而且机动车的尾气排放也给清源山的自然环境带来了较大的压力。

今年泉州“两会”期间,有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再次提出,清源山景区封闭管理和限制机动车进入清源山核心景区,以解决清源山当前在生态保护、交通需求和基础设施不足等方面的矛盾问题。

清源山风景区管委会主任黄环生此前曾表示,限车暂时不会实行,但是“迟早”的事。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黄环生亦提出,“全国大部分的风景区都实施封闭式管理,清源山如果要封闭式管理,要限车,只要市政府研究决定了,我个人是举双手赞成的”。(海都记者 涂传之 陈晓婷 陈邵珣 夏鹏程 田米 文/图)

推荐阅读:泉州清源山齐云路昨夜5车连撞起火 4车烧毁严重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闽南网3月23日讯 见一陌生男子躺在路边,他用酒瓶砸男子头部,致其当场死亡,随后放上杂物,用打火机点燃焚烧。

前晚10点40分左右,如此一幕发生在安溪县城西二环路的宝龙广场灯控附近草坪上。

案发12小时后,安溪警方成功破获该起“杀人焚尸案”。嫌犯为31岁的重庆籍拾荒者刘某。至截稿,死者还未有人来辨认,身份暂时不明。目前,案件安溪警方正在调查中,包括刘某的精神问题情况及死者的身份。

现场一堆废墟未烧尽

住在附近的谢先生,是当晚最先发现并报警的目击者。前晚10点50分左右,他正往家里走,一名过路的年轻男子神色慌张,跑来向他求助,说路旁有一簇跳动的小火苗,疑似有人被烧,不敢独自靠近。

“原本有4盏路灯,当晚不知为何,坏了两盏。”谢先生说,灯光昏暗,两人便结伴上前,靠近一看,一名约40岁的中年男子,斜趴在草丛旁,身上堆着的一些杂物烧了起来,“我忙报警,并与年轻男子到附近的店铺内提了桶水,准备帮忙灭火。这时,民警赶到,男子已死亡”。

离现场约1公里处,城厢镇土楼村宝龙街,海都记者见到嫌犯刘某,他神情木讷,在民警的控制下,走访并描述案发前走过的地点和经过。家住宝龙街的老谢说,这四五天来,经常看到该男子在这条路上走来走去,翻垃圾堆。村民们说,刘某看上去头脑好像有问题,不时会喃喃自语,甚至会傻笑。

杀人焚尸,警方12小时破案

据知情者介绍,刘某去年三四月份来到安溪县城,平时在大街小巷拾荒,卖钱为生,居无定所。刘某并不认识死者,案发当晚7点多,刘某到宝龙广场,来回乘坐近10趟电梯,本想去看电影,但钱不够的他随后从广场出来。过广场红绿灯时与一辆小车刮擦,弄坏小车的观后镜,刘某被车主打了一下后,便往灯控附近的人行道走去。看到一男子躺在草坪上,刘某叫唤男子,男子没有理会。刘某就用旁边的酒瓶砸男子头部,男子当场死亡。随后,刘某放上杂物,用打火机点燃焚烧。

至此,刘某并未离开现场,而是到附近超市买了啤酒,直至警车、消防车、120急救车赶来时,喝完酒的刘某才离开。

该名知情者说,从现场判断,初步怀疑死者也是名拾荒者。昨日上午11点左右,刘某在案发现场约500米处的一个垃圾场被民警抓获,当时刘某像往常一样拾荒,落网后,也很配合警方的调查。(海都记者 董加固 见习记者 李斐斐)

事发安溪县城,犯罪嫌疑人昨日指认现场

焚尸现场(红圈处)

据泉州晚报消息,“前一天晚上我经过的时候,还看到一个男的蹲在那里挑着火苗,以为他是在烧什么垃圾!”昨天上午,经过安溪县城二环路华侨职校路口时,一名踩三轮车的老人听说路边有个人被杀害后,尸体还被放火烧了,惊得一时嘴都闭不上来,因为当时他刚好经过。

案发现场位于安溪宝龙广场红绿灯路口旁的人行道上,警方在现场拉起了警戒线。树荫下的草丛中,还有一堆焚烧过后的灰烬,旁边几棵树的树干上有血迹。不少群众在外围议论纷纷。

这名踩三轮车的老人告诉记者,大约在前天晚上11点左右,他经过案发地点时,见到一名男子蹲在路边的树底下,用什么东西挑着火苗。“我当时觉得挺奇怪,都那么晚了怎么还在烧垃圾。”老人说,虽然觉得这个人怪怪的,但是没想到是在焚尸,看了一眼就走了。

案发当晚,安溪当地网友在网上发布的照片显示,现场火烧得很旺,呈长条形,并引燃了旁边的草丛。一网友声称目睹了现场,“死者年龄大约40多岁,背上有火,头都是血,右手翘起,双脚并着,趴着不动。”

犯罪嫌疑人(红圈处)指认现场

据附近村民称,前天晚上有村民经过时,发现有个人躺在地上,身上已经着火了,就打电话报了警。安溪警方赶到现场后,确认人已经死亡,随即封锁了现场,并介入调查。

现场一警务人员告诉记者,受害人是一名男子,昨天上午9点多,受害人的尸体被送往安溪殡仪馆。昨天下午,记者从安溪殡仪馆了解到,还没有亲属到殡仪馆认领尸体,死者的身份也不明确。

昨天中午时分,一名犯罪嫌疑人在大批警察的看护下,被带到离案发现场一段距离外的高速桥下指认现场。据悉,这名男子是重庆人,额头部位还有个伤口。在现场,男子神情自若,话很多,向民警讲述着相关细节。他身穿一件暗红色外套,衣服的正面还可见有清晰的血迹。男子手上提着一个电脑包,他把民警带到高速路防护坡的一缺口处下方,称自己住在高速路的另一侧。

为何杀人焚尸?犯罪嫌疑人和死者是什么身份?截至记者发稿时,安溪警方未披露案件的相关信息,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记者 林加华 戴晓晖 文/图)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闽南网3月17日讯 许多年以后,面对疯癫的儿子,80岁的永春老伯谢大默仍会时常想起儿子帮忙插秧的那个遥远的午后,那时阿恭是厝边交口夸赞的好青年,他计划着给儿子找对象,那样的日子才算是有奔头的。

一个房间囚着儿子,一个房间自己住,谢大默独自照顾疯儿已20载

可20年前一个午后,阿恭突然跳进粪坑,疯了。谢大默带着儿子四处求医,花光家中所有积蓄也没能治好儿子,怕他伤人,只能把他囚禁在卧室里养着。

20年了,谢大默给儿子剪发、煮饭、包扎伤口,照顾儿子成了生活的全部。谢大默最新的担忧是,他终究是要先儿子一步离开人世的,走后谁来照顾疯儿?

鸡圈楼上囚儿

前天中午,永春县魁斗村的谢大默撂下犁,赶回家,来不及换下沾满泥巴的布鞋,开始煮粥。瞅着空空的菜篮,他提着菜刀到200米外的菜地,砍了棵卷心菜。煮好的粥被放进冷水盆里降温,再覆上半盆青菜,直到热粥变温,他才端着饭盆走向囚禁儿子的房间。

谢大默把阿恭关在二楼,以前那里是阿恭的卧室。谢家住在一幢两层土木结构的老房子里,一楼是厨房和鸡圈。单薄的楼梯木板,踩上去咯吱作响。谢大默取下门锁,一个头发蓬乱的男子披着被单坐在地板上,紧了紧身上的被单,惊恐地看着来人。

约10平方米房间,空荡的房间没有一件摆设,唯有一条铁链悬挂在屋梁上。两扇窗户被封死,地板用木板铺成,阿恭身旁的地板有处空缺,下面就是鸡圈,他平时就在那里大小便,谢大默每天要为他冲洗一次地板。

谢大默将饭盆搁在地上,阿恭把粥一勺勺盛出,放在地板上,身体再躬成60°,跪着舔净地板上的粥。“阿恭啊!”谢大默叫出声,却只能无可奈何地扭过头,不去看吃饭的儿子。

他的思绪,回到20年前那个让他永远忘不了的午后。

谢大默守着一亩三分地养活疯儿

20年前的午后

那个午后,谢大默正在田里干活,村民喊他去捞儿子,说阿恭一路叫喊着从村口跑进村,跳入田间粪坑。阿恭被捞起后已不认识人,冲进邻居家砸东西。他带着阿恭去永春县一家医院住院半年,但儿子病情没有好转,反而欠下医药费,他只能带儿子回家。

阿恭回家后一旦发疯起来还会打人,谢大默只好和几位厝边用锁链合力把阿恭锁进屋里。从此,阿恭再没走出房门一步。被囚禁的阿恭,常在房间里大声哀嚎怪叫,从邻村嫁来15年的小李回忆,“刚来时,晚上吓得睡不着觉”。

使劲挣扎让阿恭的手腕被锁链磨破,谢大默看着心疼,买来酒精、棉球、云南白药给他上药、包扎。为了让伤口愈合快些,他一度解开了铁链,可有一次在送饭时,他被阿恭按倒在地打,大声呼喊引来厝边才得以解脱。

“我不怪他,他什么都不知道”,后来这样的事又发生几次,在厝边一再劝说下,谢大默才忍痛把阿恭送到精神病院,在他看来,“送去那里,孩子是要吃苦受罪的”。

半个月后的一天晚上,谢大默已经睡下,“咚咚”,木门被敲得很响。开门后,穿着一件单衣的阿恭站在门外,十二月天冷,他脚上只剩一只鞋。第二天,谢大默和大儿子把阿恭送回精神病院,五天后,阿恭又跑回家了。“我心疼啊,孩子肯定想家了,我发誓再也不送他去精神病院了。”说到这里时,谢大默眼里泛起了泪花。

现在的苦恼

那之后,谢大默每天早上6点起床开始烧水煮饭,一天三顿,从不假手于他人。去年夏天,他生病住院,只能委托厝边帮忙给阿恭做饭,结果阿恭把厝边送去的饭全部倒掉不吃。谢大默只好让在城里打工的大儿子回家照顾阿恭几天,他紧接着提前出院回家照顾阿恭。

在谢大默眼里,阿恭永远活在24岁,“9岁时就没了母亲,从小懂事听话。大小事,从来不让我操心”。因为家贫,阿恭念到二年级便辍学在家,帮家里分担农活。他回忆,10岁的阿恭刚够着灶台,就学着做饭,等他回家吃饭,有时还会送到田间。“他当时那么小,”谢大默比划着身高,12岁时,跟着大哥出门打工。“如果日子继续那样的话,该多好……”

以前,他常苦恼:为啥好好一个孩子会突然疯掉?现在他突然觉得这个问题不再那么重要。“现在重要的是,我活着时,要尽力抚养阿恭,可等我走后,谁来照顾他?”几年前,村里为谢大默和阿恭办理低保,每月俩人能领到约400元生活费。

等阿恭吃完午饭,谢大默背着手又走向田间,种下一株株秧苗,他仰起头,用袖子擦擦额间的汗,说:“阿恭说过,自家种出来的大米,吃起来最香。”(海都记者 花蕾 夏鹏程 文/图)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闽南网3月23日讯 “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也是春暖花开的日子。小草长出了新的嫩草,残雪融化了,到处可见花草树木……”电脑桌上这篇《森林公园一日游》的作文还没写完,10岁的小斌却在电脑桌旁的一条窗帘绑带上停止了呼吸。

昨日下午两点左右,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医生在对小斌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的抢救后,宣布抢救无效。警方表示,经法医,初步鉴定,小斌确因窒息身亡,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为了避免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这里,我们也整理出了孩子独居家中时可能遭遇的九大安全隐患及防范对策,可供您参考。

窗帘绑带(画圈处)约0.6米长,末端距地不足1米,有绳结

【事件】

事发时 两男孩独处房内

小斌是家里的独子,他的爸爸是泉州洛江人,在上海打工;妈妈在泉州市区东海附近的制衣厂上班,因此,带着小斌住在泉州丰泽东海后埔社区的爷爷家,爷爷帮忙照看孩子。

意外发生时,小斌的妈妈去上班了,家里只有60多岁的爷爷在。爷爷说,当时他在一楼煮饭,小斌就和同学小成(化名)在三楼的卧室玩耍。突然,小成跑下楼说,小斌挂在窗帘上不动了。爷爷赶忙冲上楼,发现小斌跪在地上,头吊在窗帘右边的绑带上,脸色青紫,没了呼吸,他马上将绑带拆了下来。

海都记者看见,事发卧室左侧摆着一张电脑桌,桌上有电脑、零食和小斌的那篇作文。桌后是黄色的窗帘,窗帘两边原有两条用来扎窗帘的绑带。左边的绑带约60厘米长,挂在墙上,末梢离地不足1米。

10岁的小成难过地说,当时,卧室里只有他和小斌两个人,他在玩电脑,小斌在一边蹦蹦跳跳地玩窗帘绳子。过了一会儿,他看见小斌跪在地上了,他还以为小斌睡着了,就想过去抱他起来,抱不动,就去楼下叫小斌爷爷上来。整个过程中,他都没有听到小斌叫喊。

小斌的舅舅说,小斌约1.2米高。他认为,小斌的意外死亡和两个孩子贪玩有关,他怀疑,两人可能是在做游戏,模仿电视上一些情节,才会发生意外,“上次他们两个小孩子偷偷骑自行车,骑得飞快,我就说迟早要出事”。

【警示】 怎样才能防止悲剧重演?

孩子,是全家人的心头肉,但由于年少无知等,他们又比成人有着更高的几率遭遇危险。那么,作为看护者的大人们,应该怎么办,才能尽可能地避免类似悲剧的发生?

小小窗帘绳

隐患却很大

事实上,像小斌遭遇的这种悲剧,已不是第一次发生。在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CPSC)官网上,列举着这样的数字:在美国,1999年至2010年,120例死亡和113例非致命事故与有绳窗帘有关;2008年至2010年,欧洲至少6名儿童死于有绳窗帘……

CPSC认为,卷帘的危险在于拉绳收于底部,假如绳子滑落,便有可能套在儿童的脖子上;百叶帘可能由于珠链没有用拉紧装置固定在墙上,或是地板上而导致事故。

对此,CPSC的报告称,消费者最好选择拉绳和珠链有固定装置的窗帘,并将其固定在相对较高的位置。另外,窗帘旁边最好不要有可供攀爬的家具,并确保窗帘的前面、侧面和后面没有绳子。

而装修业内人士也指出,如果为了遮阳选百叶窗,最好选择无绳百叶窗,多花一点钱使用遥控装置控制百叶窗的起落。同时,最好在卷帘窗帘上安装一个固定搭扣,防止卷帘突然滑落产生危险。

此外,从2012年8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我国的强制性国家标准《儿童家具通用技术条件》GB28007-2011中则规定,产品中绳带、彩带或绑紧用的绳索,长度不应大于220毫米。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吉岡茉祐「First Gravure for a Voice Actress」

混沌美女图写真集

浮想联翩的电眼宝贝尤美Yumi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