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垃圾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宣恩茶叶有机可乘侯钩藤

发布时间:2020-11-04 12:21:20 阅读: 来源:垃圾车厂家

宣恩茶叶“有机”可乘

春茶是一年里,品质最高,卖价最贵的茶,可2009年5月1日,记者在湖北省宣恩县采访时,却发现有人竟然在茶园砍茶树。

记者:这是你家的茶树吗?

村民:不是,老杨家的。

记者:你来帮他砍。村民:他请我来帮忙。

记者:给工钱吗?村民:给工钱。

花钱雇人砍树,是因为种茶不赚钱吗,可在别的茶园里,忙着采茶的人随处可见,大家说起茶都很兴奋。

村民:茶树全身是宝,一片都不会浪费的。像这一层的叶子,我们都不丢,做成绿茶片,可以出口欧盟。

仅一个采摘季,一棵茶树就可以提供四到五批叶子,制成等级不同的茶叶,而一年可以采摘春、夏、秋三季,茶给当地人带来的财富,不言而喻,那砍茶树是为了更新树苗,多赚钱吗?记者在坡上找到了正在砍茶树的老杨。

杨春雨:他们都在都采茶,我来把它砍掉。

记者:挖掉还栽茶树吗?

杨春雨:今年,今年不栽了。

难道是找到了新的赚钱门道?可说起为啥要砍树,老杨却面有难色。打听了一圈记者才知道,原来老杨砍树是被逼的。

邻居:这样搞不行,把我们大家都害了。

乡里乡亲的,怎么有这么大的矛盾?而杨春雨又到底做了什么事,非要砍掉大家眼里的摇钱树呢?

湖北省宣恩县地处武陵山区深处,俗话说高山云雾出好茶,茶叶自古就是当地百姓重要的经济来源,而这其中最值钱的就是每年的早春茶了。

胡任轩:我们第一批就采这样的茶,可以卖3000多元钱一斤,这样的采完了就采这一层,可以卖到一千以下,五百以上。

往年,把这样的茶叶采摘后卖到加工厂,春茶季就算是结束了。孔家刚家世代种茶,每年过了谷雨,就可以修剪枝叶,等待夏茶发芽生叶,这可是段难得的清闲日子,可2006年孔家刚发现邻村的茶园里,每天还有几百人来来回回地采茶、送茶。这让孔家刚很好奇,等他看到别人采的茶,他就更纳闷了。

孔家刚:以前这样的都是浪费了,没人采,也做不成茶叶。

茶树的中下层的叶片嫩度稍差,作成茶叶,喝起来苦涩味重。在孔家刚的眼里,这样的大片叶子简直算不上是茶。可看人家一公斤能卖一元多,孔家刚也动了心。

记者:你们家也有这样的大叶子?

孔家刚:多!就说拉过来,便宜点也行,你们要不要。

把这样的大片叶子卖了,一亩地能多赚一千多元,孔家刚第二天就把自家的大片叶子采了精光,送到茶厂,可质检员只问了他一句话,送来的茶连秤都没沾就被拉回家了。

孔家刚:他说要三年后,经过转化变成有机的才可以。

有机对于孔家刚来说是个新鲜词儿,种了十几年茶,论品相、口味他敢打保票,可要说算不算有机,还真拿不准。而是不是有机,和大片叶子能不能用又是啥关系,孔家刚就更弄不清楚了。

孔家刚犯了糊涂,可有一个人早在几年前就把这问题想明白了,他—就是宣恩县茶叶加工厂的负责人廖光伦。

这两位英国人,是廖光伦的老客户。2001年春天他们就到廖光伦的茶厂谈合作。那时春茶刚冒尖,顶层的嫩芽加工出的绿针茶是廖光伦最看好的,他极力推荐,可英国客商却不以为然。拉着他们仔仔细细地问了一遍廖光伦才明白,自己想出口高端茶的想法简直是天方夜谭。

翻译:因为我们做的是袋泡茶,对外观要求和特级茶不一样,更注重茶汤的口感色泽,质量。

廖光伦:欧美人他们的工作节奏比较快,他就要求速溶于水,就是一杯茶泡下去,跟着就喝掉。

记者:像咖啡一样。

廖光伦:对,因为他们原来是消费咖啡的,他们的生活习惯都是快速的,快节奏的。

记者:不像我们中国人喝茶要一道一道地品。

廖光伦:对,慢慢品。

快捷、方便这是英国客户的要求,这和廖光伦的高端茶完全不搭边。既然不重外观,廖光伦有了新主意。

廖光伦:清明前我们采的主要是单芽的,然后采一芽一叶的,现在这个阶段我们采的主要是中层的,但是嫩度又非常好。

用这样的中层叶片做成颗粒茶、茶包,对上了英国客商的口味,可是否能出口,客户提出了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要求——所有产品必须达到有机标准。

记者:这杉树是特意种的吗?

廖光伦:特意种的,有两个作用,第一可以遮日照,还可以给红蜘蛛提供一个豢养的基地,红蜘蛛把危害茶叶的害虫吃光,就起到保护的作用。

按照有机标准,廖光伦发展了上千亩有机茶叶基地,除了不能使用化学合成的肥料外,“有机”还要求种植环境的生态的平衡和物种的多样性。经过3年的转化期,2006年有机茶叶顺利出口,往常废弃的大叶片反而成了出口茶叶的主要原料,一亩茶园就能多赚一两千元。

大家羡慕的就是这样的效益,从2006年不少农户开始自觉地按有机标准种茶,希望通认证,加入公司的基地。

记者:你这片地有多大?

廖家贵:五分地。

记者:锄杂草要多长时间?

廖光伦:两天。

锄草是这么费事,但为了达到有机标准,大家天天在地里忙活着,可有一个人却很快就闲了起来,他,就是老杨。

杨春雨:我这一天一宿就搞定了,很简单的。

记者:效率还挺高。

杨春雨:效率挺高,草死地很好。

杂草除光,老杨很自在,可他家的小院一天也不清静,邻居天天上门找他,说出来的话也让老杨很吃惊。

邻居:做工作,该砍的就砍了。

记者:劝人家砍树?

邻居:对。

眼见要赚钱的茶树,怎么能砍,老杨当然不听劝,这可把邻居们急坏了。

邻居:给他扔掉,不要,给他挖掉,特别不行。

邻居:公司要出口,这样的产品肯定是有问题。就他一块地可以影响我们整个村。

邻居们急了,而老杨也恼了。

杨春雨:我在我地里,不管你旁边人的事,我的草死了没死,我觉得我自己心里有数。

大家之所以这么激动,就是因为老杨图省事,在自家地里打上了化学除草剂。这一家用除草剂,整个片区都会受影响,得不到有机认证。技术员把这利害关系一说明,老杨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紧砍掉茶树,而这片土地也要经过转化检测,彻底无害后才能再耕作。

现在宣恩县的有机茶园达到了两千多亩。农户们牢牢坚守的有机标准,给他们带来了500多吨的出口订单,而这还仅仅是个开头。

湖北省宣恩县县长曾德权:2015年,我们要建成有机茶园15万亩,核心茶园8万亩。有机将成为我们县农业发展的模式。

天仙变(江湖争霸)

139彩票安卓app下载

全民斩仙2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