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垃圾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金星曾当酒吧老板娘男女老少通吃将做脱口秀节目《资讯》

发布时间:2020-09-02 18:00:37 阅读: 来源:垃圾车厂家

金星要做脱口秀,除了9月4-14日在上海人民大舞台的剧场版《一笑值千金》,未来还会同步一档上星的周播电视节目。消息一出,立刻引来诸多好奇。金星?脱口秀?采访中,她说自己也曾经不太相信,但在上世纪90年代初,她刚从美国到意大利发展,“当时在西西里群岛演出的时候,遇到一位老先生对我说,‘你知道吗,你这个人将来要靠这张嘴来挣钱’。”当时金星还以为自己未来会成为歌唱家,因为自认爵士唱得很不错,谁知今天回过头来想,才发现原来那个意大利老头说的是另一回事儿。

金星(资料图)

从客厅女主人到酒吧老板娘

尽管有“伯乐”在前,但金星的好口才并不是虚名。她的故事,虽然很多已经跟公众分享过,但很少有人知道曾经有过一段时间,她既不是舞蹈家、也不是主持人,而是酒吧老板娘。“那是1998年到1999年,差不多一年时间,没到上海之前,那时还是单身。忽然就烦舞蹈了,烦表演了,烦艺术了,就想着做点别的吧。因为我这个人特别喜欢朋友扎堆,喜欢热闹。别人就说你看你人缘那么好,男女老少通吃,怎么不开一个酒吧啊?我说对啊,老到别人那儿给别人交钱,还不如自己挣。”金星说因为从1993年回国开始就很快跟圈里人都相熟,很多来店里的好朋友最初也是她家的常客,“高晓松那时背着双肩包来我家谈理想。大家在四合院里喝着红酒,烧着木头。”

在金星的描述里,她是天生的女主人:“无论大家刚开始接触你是什么样的心态,把那当作猎奇也好,把你当作怪物也好,一接触以后大家就发现,我这个人是可以做朋友的,因为我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也许开始会觉得我太直来直去有点小尴尬,但接触久了就发现跟金星做朋友,心里一点儿也不累。你哪怕两三年不和我通电话,再打电话还是原来那样儿,和上次挂电话那个语气还是会接上去的,而不是天天打电话貌似关系很亲,到关键时候全都不好使那种。”

闺蜜们都那么大牌,洪晃、王姬、成方圆,还有杨二车娜姆,金星为何能和她们如此要好?“杨二车娜姆的风格我不完全赞同,但是她起码和我是交心的。她不装。”和毛阿敏的相识也很有意思,两人神交良久,通了两三年电话,最后才见了面。友谊最初开始于毛阿敏给金星发来的一个短信,那是2011年她主持《舞林大会》的时候,金星对这个短信印象深刻:“短信里不是什么‘金星你好,我是毛阿敏’,而是‘星儿你太棒了,一定要坚持住啊,就你说真话了’。”

就这样,直性子让她成为谈话的中心,也就是那时候她隐隐觉得,也许未来可以试试做脱口秀,但当时那想法只是一闪而过,她觉得时机尚早。

养精蓄锐,一等就是14年

好口才固然重要,但要做一档脱口秀节目,光靠口才是没用的。金星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一直在等,整整等了14年,到了今年,她觉得时候到了:“这么多年我在文化圈里打转,别人是真诚欣赏你的、挺佩服你的,还是不屑一顾你的、恨不得给你点障碍的,全在脸上挂着呢。我阅人无数已经很明白也无所谓了,我还是靠我的本事吃饭,慢慢靠我的实力来告诉你我是谁,这个需要时间,等待是最艰难的,当别人还在设计怎么用唾沫星子把你这个女人挤走的时候,我已经在山头看另外一个风景了。”

金星说自己2011年以前没有触碰过电视,因为要把自己的艺术、现代舞团的根基在上海扎稳,同时她也是一个母亲,要把孩子养到10岁他们可以独立了,不需要她花太多精力了,然后才上了《舞林大会》,从此涉足电视,她认为那也是在为今天的脱口秀做准备:“我想通过娱乐节目了解一下我的口风,我的语境,大家接不接受喜不喜欢,一试还不错给了我自信,后来田明(制作方灿星负责人)说来做脱口秀,我说好吧,“养精蓄锐啊,卧薪尝胆,终于给推出来了”。

话题从老公和孩子讲起

脱口秀首先是时事类话题,金星每天六点起床会看三个新闻台,东方卫视、央视、凤凰卫视,“三个换着看,外国频道我看BBC”。会被挑选到脱口秀的话题应该是当下最热的时事新闻,但金星会从自己的角度切入,比如最近比较关心汽车反垄断,她也忍不住在微博替先生修车的经历抱不平:“我先生是德国人,一个德国人是特别爱他的民族品牌的,可是他现在在中国恨自己开的那辆德国车,准确说是恨这个品牌在中国的服务。他去修车,这个部件坏了,自说自话换来别的部件,然后收费,跟他说每个修车工人每个工时500块钱。一个车修两小时或者三小时你告诉我,他们不,不论什么车都要求你停一个晚上,或者两天,都按小时算钱。最起码应该让顾客有选择权,这些话题我到时候都会说。”

再比如小孩子要不要送出国,她还是会从自己说起,“我特别感谢生活,在一个年轻人生活观价值观最重要的年龄段,‘啪’的就甩到国外去了。语言关首先就很难,我要特别感谢亚洲文化基金会的老师,当时他对我说,金星要学会语言,要最快时间进入主流社会,否则你来美国干嘛?你要是想说中文,回中国待着去。他当时给我找的房子周围没有一个中国人,生活当中见不到中国人,我几乎当了半年的哑巴,只能听,用环境来改变自己。”从美国到意大利再到比利时,金星的留学故事太多,她也会一一分享。

不忌惮就事论事的批评

虽然不会刻意毒舌,但是脱口秀里该说的批评的话,金星说会直言。“我不会刻意抨击别人,我只是就事论事。比如批评,我会批评张艺谋的奢华之风,虽然说他这次做了一个《归来》,回归了。他的作品我也有认可的,比如《秋菊打官司》最成功,其它都没有超过原著,包括《活着》”。

关于娱乐圈的事儿,别人不敢说的话她敢说,别人不能说的话她也能说,不是刻意标榜,而是这么些年交了太多知心朋友也太了解这个圈子,金星自信有些话也只有她能说。比如周迅的爱情,“她是为爱飞蛾扑火的类型”,金星太了解周迅了,她的生命中,电影是第一位的,爱情是色彩。“她每拍一部电影进入那个状态,有多少个男人能陪你进入到电影的状态啊。这是个选择题,不是周迅的选择题,是那个男人的选择题。但她也是个女人,她也需要爱情,但是如果把这个和电影放在一起的时候,那周迅义无反顾就扑向电影了。她是有灵性的人,但有灵性的人不代表在爱情上一定会成功的。她对男人的要求也太完美化,内心和形象都有要求,不能简单说她是外貌协会的,其实她在意的是两个人相处的画面感,包括我也是,我对生活也要求有画面感。这个要求你放在普通女人身上那不是个事儿,但放在女明星身上就变成一个事儿了。”

阅历是从时间里熬出来的

金星的人生太多故事,19岁去美国,24岁获舞蹈大奖,然后去欧洲游学2年。27岁回国,28岁做了人生最大的转变,然后建立自己的舞蹈团。33岁移居上海,一直到现在。

“从33岁开始到35岁,连续收养了三个孩子,当妈了。38岁结婚。我当时一拖三,别人看着累死了,我看别人带一个还交给两个老人,我一个人带三个带得挺好,我一点儿没觉得累,别人说我当妈当得特有乐趣,对,我特别享受做母亲的过程。现在有的女孩儿会觉得带一个孩子就已经力不从心了,我那时候自己一个人去家乐福买三种不同型号的尿不湿、奶粉,往车上一扔,老二老三放家里让阿姨带着,我开车带着大儿子和我一起做节目挣钱,也就过来了。半夜12点开车从南京回来,车上绑着一岁的孩子,也就这么过来了。其实没什么啊。上班的时候三个孩子放在排练厅一角,三个奶瓶往嘴里一塞,就完了。”

金星说身体累一点累不死人,最怕心累,那些所谓的苦日子熬过来了,现在看都是功课:“所以我说做脱口秀一定要过40岁,阅历、判断和整合起来的价值观,不仅是你个人的,还有整个时代的历史。”

脱口秀太难,本身就是话题人物的金星看得清,也放得下:“我从部队当兵到国外游学,经历了这么多,现在来做脱口秀,不是27岁做,也不是37岁,是47岁(8月13日刚过了生日),这个女人开始张了‘金口’。我有这个自信,我为什么有那么多男女粉丝啊,因为我不替男人争辩,也不替女人狡辩。我通过一个很客观的角度来谈问题。男人和女人都不容易,孩子老人都不容易,活着就不容易。”

卫生间隔断

卫生间隔断

公共卫生间隔断

抗倍特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