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垃圾车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广州发泡饭盒年消耗逾百万件大丰干燥设备气模高尔夫鞋物品包装Frc

发布时间:2023-12-18 22:12:55 阅读: 来源:垃圾车厂家
广州发泡饭盒年消耗逾百万件大丰干燥设备气模高尔夫鞋物品包装Frc

广州发泡饭盒年消耗逾百万件

9年前,国家经贸委一纸禁令,要求一次性发泡塑料饭盒在21世纪前停止生产与流通。 9年后,广州全市一次性发泡塑料饭盒的年消耗量经专家估算仍达到过百万件之巨。

9年中,广州一位环境卫生专家一直在为一次性发泡塑料饭盒的回收再利用奔走,多次说动广州市乃至全国人大代表为此在人代会上提出建议,但至今成效甚微。

为一次性发泡塑料饭盒的回收再利用奔走的专家名叫吕春元,是广州市环境卫生研究所高级工程师、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绿色包装分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现已退休。

省物价局局长孙庆奇上月透露,广东正在探索开征一次性塑料饭盒回收处理费,这又让吕春元燃起了希望。 一次性发泡塑料饭盒用堵是治不了的,地方政府应该在组织回收上有所作为。 吕春元对说。

一次性塑料餐具不减反增

从今年6月1日开始的限塑令,成效显著有目共睹,提着布袋逛超市的市民也越来越多。但是恐怕没有多少广州市民知道,另一种常见塑料产品 白色一次性发泡塑料饭盒,其实早在本世纪前就应该被 消灭 了。

在1999年1月,经国务院批准,国家经贸委发布了《淘汰落后生产能力、工艺和产品的目录》,俗称 6号令 。在这一文件直接连接企业(实验室)的综合信息管理络中,一次性发泡塑料饭盒由于无法降解,被限期在2000年底前淘汰,2001年,国家有关部委又连续三次发出通知封杀发泡塑料餐具。

但是除了北京等少数地区外,全国各地的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还增多了。广东就是典型。 多年研究垃圾分类与处理技术的吕春元说。

吕春元告诉,根据他今年收集的数据,2000年广东全省有发泡塑料餐具生产企业15家,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年产量大约40亿只;现在已经增加到20家左右,产量达到45亿只以上。 1997年我没有退休的时候,广州垃圾的塑料比重大约是11%到12%,近年曾高达16%,现在仍有13%多。其中饭盒的贡献很大。 吕春元告诉,根据他的调查,目前广州除了少数大酒楼、饭店之外,一次性发泡塑料饭盒的市场占有率达到9成以上。而根据从生产企业处获得的信息,每年进入广州市场的一次性塑料餐具大约是150万到200万件左右。这些饭盒的归宿绝大部分都是填埋。

最常见替代品也不能算 环保

为何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屡禁不止?是打击力度太小还是另有隐情?吕春元的回答让有些吃惊: 我认为当年的6号令根本就是操之过急,短期内我们还找不到更合适的替代品来取代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

现在矿筛备件最常见的替代产品就是纸饭盒或者是加了淀粉的所谓 可降解 饭盒。 吕春元扳着指头对说, 但是它们不但比发泡饭盒要贵几倍,而且并不环保。

吕春元解释说,加淀粉的饭盒只能 裂解 而不能降解,淀粉部分降解了,塑料部分仍在,这种餐具只能分裂成小块;纸餐具存在不耐热、易变形、易霉变的问题,何况造纸也是高消耗、高污染行业。

对于不少报道所指的发泡塑料饭盒65℃高温下会释放致癌物质二恶英的说法,吕春元觉得是无稽之谈。 目前没有任何一个国家部门公布数据,证实发泡塑料餐具是有毒的。 二恶英产生条件为:含苯环物质和含氯、溴一类物质同时存在;温度200℃以上;有金属催化剂存在,而发泡塑料饭盒生产中既没有用到上述物质,日常使用也决不可能达到200℃以上的高温。

在吕春元看来,发泡塑料无毒害、耐用性好,其成本低廉也让餐饮企业和市民乐于接受,这才是其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而据了解,正是因为一次性发泡塑料餐盒的使用面太广泛,广州有关政府部门近年来已经很少开展对这些餐具的执法行动。有关禁令早已形同虚设。

广州企业尝试回收遭遇政策 壁垒

面对短时期内无法禁绝的现实,吕春元等一批环卫专家的看法是,何不利用循环经济的理念,对这些饭盒进行回收利用?

据了解,废旧发泡塑料的确可用来做再生塑料,但是饭盒质量轻,而且沾上油污后很难清洗,因此一般的废品收购站并不愿回收饭盒,只能填埋成为不可降解的垃圾。因此,政府补贴回收的 上海3分钱经验 成为吕春元等专家津津乐道的样板。

2000年,上海出台规定,要求市内所有生产一次性塑料餐具盒的企业,每生产一件产品就要向政府缴纳3分钱,政府进行再分配:1.5分支付给回收单位,0.5分补贴处置单位,0.5分支付给管理和执行单位;0.5分用于运输费。由于回收利用变成了有利可图的事情,一次性塑料餐具的回收和再利用成为市民和企业的主动行为。根据上海市市容环卫管理局的估算,目前上海一次性塑料饭盒的回收率已经达到80%。

吕春元透露,广州也曾有企业想复制上海的成功经验。2002年4月,曾有民间资本在广州建设了一条发泡塑料回收生产线,每天能回收约2吨废旧一次性餐盒,制成量尺、笔筒等再生塑料产品,再利用率可以达到70%。但这条生产线仅仅运作了一年,就因为遭到有关部门干预而关闭。 有官员认为,既然已经禁止生产使用发泡塑料餐具,回收发泡餐具也是与 6号令 精神不符的。

为什么上海可以而广州不行? 上海在文字上多了个心眼。 吕春元说, 上海规定写的是一次性塑料饭盒,不是一次性发泡塑料饭盒,其实一次性饭盒大部分都是发泡塑料的。

多位人大代表提防潮包装议未见成效

这次尝试的失败,让吕春元认识到,必须在立法层面找到突破口。

在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广州三元里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国强的书桌上,摆放着一个绿色的笔筒,上面印着一行小字: 这是用30个塑料饭盒回收生产出来的 。2006年,李国强在经过一番调研后被吕春元说服,在当年的全国人大会议上提出了 实施回收利用、治理白色污染 的建议。 这个笔筒就是广州当年那条回收生产线生产的。 羽毛球馆李国强对说。

在李国强看来,6号令虽然出发点是环保,但对于一个涉及千万老百姓生活的日用品完全封杀,显然有些仓促。 单纯禁止一次性饭盒并不能有效治理白承插三通色污染,也不能节约资源,善用资源。6号令禁而不止,也阻碍了新的替代品的研究开发。 李国强说。

当年6月,国家经贸委在建议回复中一方面坚持认为彻底淘汰发泡塑料餐具是治理白色污染的最有效措施,另一方面也承认 上海经验 取得了成效,对塑料餐具进行回收也是一个好做法。回复还透露,商务部正在24个城市启动再生资源回收试点。

李国强当时对这个答复比较满意,但是时隔3年,政府依然没有落实举措的迹象,这又让他颇为失望。在他看来,回收利用与直接禁止比起来,政府要做更多工作,难度也更大。但此举能真正有效治理污染,政府不能因为麻烦就不去做。

在李国强之后,十二届广州市人大代表梁小明又在市人大会议上提出建议: 开禁发泡塑料餐具,推广回收利用。 此后,在市长张广宁的要求下,广州市有关部门专门赴上海考察。在对梁小明的答复中,有关部门一方面表示广州正在建设包括塑料餐具在内的再生资源回收利用络,另一方面也承认,目前广州在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管理上存在立法空白。有关部门工作人员则透露,在6号令没有取消的前提下,作为地方政府,广州难有动作。

政府的答复很漂亮,但以优良服务是实际动作我看不到。 梁小明说。他和李国强在接受采访时都表示,虽然6号令尚未取消,但广东省和广州市不能坐等国家政策变化,而应该学习上海,主动作为。

吕春元说,他已经说服全国、省、市、区各级人大代表为发泡塑料餐具回收提交了近20件建议或议案。虽然至今还没看到显著效果,但他还会继续呼吁下去。

实地走访

日前连接走访了部分餐饮企业和批发市场,发现广州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的使用的确仍十分普遍,而且数量巨大。

大酒楼:一个月要用掉5000个

在海珠区康乐村内有很多小型快餐店,看到,这里的快餐店毫无例外地全部使用发泡饭盒。走进一家甜品美食店,店里甚至没有准备碗盘等餐具,凡是来吃饭的都用饭盒装。老板介绍说,他们的饭盒都是打订,由别人送上门的。老板指着桌上堆着的一次性发泡饭盒说,这种饭盒一毛钱左右,那种环保的要三毛多。一天下来,他们使用的饭盒达100多个。

而广州大道上的某大型海鲜酒家的负责人则告诉,该酒家平均每月要使用大约5000个一次性发泡塑料饭盒,他还告诉,大型酒家一般都不需要自己采购饭盒,会有销售员上门联系出售。 如果没有特殊要求,卖的都是这种白色的一次性饭盒。

中间商:发泡饭盒货源充足

以饭馆采购员的身份打向一名刘姓饭盒销售员询问,刘先生称,一般的饭馆、快餐店用的是单格饭盒,600个饭盒84元,每个大约1毛2,而一些大酒店用的饭盒质量则好一些,每个饭盒价钱是1毛5。两格或三格的饭盒价钱一样,都是2毛5一个。一般的饭馆、快餐店每隔10至15天拿一次货,每次拿饭盒的数量是600个。刘先生还告诉,他的饭盒都是从佛山的 大工厂 直接拿货,货源充足,饭馆只需打个就有饭盒送上门,只有在春节的时候才偶有货源不足的情况出现。

当问起是否有更环保的塑料或纸质饭盒时,刘先生当即称: 已经没有人用这个了,都淘汰了。 自己手上并无此类存货。

批发市场:纸质替代品乏人问津

在广州市海珠区南泰批发中心,刚进门就看到,三四家餐具行都有一次性发泡塑料饭盒批发。大部分分为单格和双格饭盒,其次还分为材质和大小不同规格,双格的基本上都是115元/袋,每袋有600件,大约七八分钱一只。

在一家名为 三和一次性餐具经销部 里,当询问是否有环保饭盒出售时,一个销使我们对“中国创造”有了更深的认识售员想了想告诉: 还有纸的,但是一个要6毛钱,很少人买的哦。

在广州市白云区粮油批发市场,也发现了四五家批发一次性发泡塑料餐盒的商铺。在一家名为 兴盛商行 的快餐用品及胶袋批发店铺,看到门前及里间仓库里堆积了许多不同规格的发泡塑料饭盒。当询问有没有环保或纸质饭盒时,售货员指着其中一袋印着 可降解饭盒 字样的饭盒称,这种饭盒是可降解的。粗略比较了一下,发现这种 可降解饭盒 在质地上与一般饭盒没什么区别,边缘呈塑料泡沫状,两者的价格也差不多。对于纸质饭盒,售货员表示,不仅他们店没有纸质饭盒,其他店也没有。 我们没有进过纸饭盒。 售货员表示。

当问有没有人来查这些一次性饭盒时,售货员笑着表示,大家都用这个,没有人会查。 我们店开业好几年了,一直在卖这种啊!

专家视点

生物降解最好但产量少价格高

一次性发泡塑料饭盒的生存还能维持多久?其回收有价值吗?塑料业界的专业人士是怎样看待的呢?为此采访了国内唯一一家塑料电子交易所 广东塑料交易所的一位权威专家。

1.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有哪些危害?

答:一次性发泡塑料主要成分是聚苯乙烯,目前公认的是这种材料对环境有害。由于无法分解,这些塑料填埋后会长期留在土壤中。

至于在使用过程中是否对人体有害,目前争论比较大。有研究人员认为,在65摄氏度的时候发泡塑料就会挥发出致癌物质二恶英,但也有很多高级工程师、专家认为日常使用温度下这是不可能的。这一点国家有关部门没有定论。

但是现在市面上有些劣质餐具,在生产时加入了大量的滑石粉、工业石蜡,这些是有毒的。根据以往的调查,劣质餐具大概占到市场的1/4左右。

2.发泡塑料餐具目前有哪些替代品?

答:有些地方采用的是纸餐具。但是有环保人士指责,造纸也是高污染、高消耗的产业,也不环保。

国内最常见的是 半降解 塑料餐具,就是加入淀粉。不过以前做过试验,发现淀粉降解后,土壤中留下星星点点的塑料颗粒,还是不环保。

还有一种是生物降解材料,这种饭盒是用玉米、土豆发酵,再浓缩聚合成聚乳酸来制造的。这种产品质量最好、污染最小,是最理想的替代品。

3.既然有了理想替代品,为什么聚苯乙烯餐盒还是屡禁不止?

答:一个是价格原因,一个是产量原因。聚乳酸材料比聚苯乙烯贵倍,用来作餐盒,群众和商家能不能接受是个问题。另外聚乳酸国内产量还不大,一年也就十几万吨,可以说是供不应求。目前国内的聚乳酸塑料大部分都用在制作人工骨骼或者医用胶囊等高端产品上,用来做饭盒的很少。

4.你认为聚苯乙烯餐盒还能 生存 多久?

答:据我所知,国家发改委、经贸委、环保部等部门都有计划,用五六年的时间彻底替代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现在好几条新的聚乳酸塑料生产线都在规划中,等到产量上去了,国家可能会用比较强硬的措施来推行。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毕竟是不环保的。目前聚乳酸塑料在中国发展前景很大,这次奥运会期间,北京市的所有一次性塑料产品都被要求是全降解的,这代表了发展的方向。

5.现在推动聚苯乙烯餐盒回收还有意义吗?

答:能够循环利用,当然还有是有意义的。另外,聚苯乙烯塑料其实不仅仅用来做餐具,包装材料、建筑材料中都有大量使用。这些发泡塑料都是可以通过回收生产再生塑料的。

儿童鼻窦炎吃什么药
儿童中耳炎耳朵疼吃什么药
小孩为什么会得鼻窦炎
儿童中耳炎耳朵疼吃什么药